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时尚

厨尊 第十五章 山中只能吃烧烤

2020年01月16日 栏目:时尚

厨尊 第十五章 山中只能吃烧烤不错,这黑衣少年正是燕辰,此时距离他逃进青石山脉已经一月有余了,这一月来他每日风餐露宿,却迟迟不敢深入青

厨尊 第十五章 山中只能吃烧烤

不错,这黑衣少年正是燕辰,此时距离他逃进青石山脉已经一月有余了,这一月来他每日风餐露宿,却迟迟不敢深入青石山脉,一直在外围活动,按他所想便是要围着这青石山脉转上一圈,到达那对面的慕阳城。

只是这青石山脉何其壮阔,层峦叠嶂,连绵不绝。

观其方位,他走了一月有余也不过堪堪绕行一半而已,若是继续绕着山脉外围行走,恐怕还要继续走上一两月方才能够到达目的地。

所幸他倒也不急,逃进这青石山脉本就是为了躲避风雷宗搜捕,何必着急忙慌的自投罗呢?再说这山中曲径通幽,清泉流水,鸟语花香,若不好好享受一番山川美景,岂不辜负了这天地的馈赠?

当然,要是没有了这些可恶的荒兽躲在暗处虎视眈眈,时不时蹦出一两只轻松碾压他的存在的话,那便是极好的了。

幸好当初燕父曾传授过他一门身法,名曰:残影步,仗着这身法倒也能让他在这青石山脉外围存活下去,至少有了这身法,打不过的时候还可以跑不是。

眼下燕辰正扛着刚刚击毙的那头朱炎血狼,施展起残影步穿梭在密林之中,他要赶在这头荒兽尸身凉透以前寻得一山涧流水,抓紧时间处理朱炎血狼的皮肉。

他本就是那酒楼小厮,跟着胖子老板学了不少厨艺,虽算不得什么厨艺高深,但也是小有所成。而这做厨子的,重要的便是要学会选材和处理食材,对此他倒也学了个七七八八,所以适才与这朱炎血狼搏斗时他才会这般评头论足。

选择食材,尤其是这肉食,其间门道众多,细了不说,就单说这肉品活着的时候的挑选吧。

那讲究的是先看年岁,一般是年岁越长,肉质便是越老,而年岁太小的却又是无嚼劲。

其次看的是这皮毛是否光亮柔滑,体型是否匀称壮硕,皮毛若是色泽暗淡,便是这兽体羸弱,不够健康,这样的肉质定然不是上乘。

而体型若是不够匀称壮硕,想来不是有病便是食物不够,营养跟不上,这样的肉质更加不堪。

而关键的则是活宰现杀,随着宰杀的时间越长,兽体尸身便越僵硬,失去了弹性的肉质自然也就落了下乘,鲜味儿更是所剩无几。

此刻燕辰这般赶时间,着急寻得一处合适的场所便是这个缘由,他要赶在时间里将这头荒兽处理好。

朱炎血狼的肉烤来吃是美味,这一点儿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他早已经有了经验,毕竟有句话说的好,实践出真知嘛。

至于为何朱炎血狼的肉烤着吃才是美味,很简单,因为条件只允许他烤着吃。

燕辰在密林中穿梭不多时,便听到了涓涓流水声,一抹喜色顿时浮现眉头,他停下脚步支起耳朵来细细辨别起来,片刻之后便确定了这流水声的方位,脚下一动便向着一个方向再度疾驰而去。

绕过一片藤蔓树干纵横交错编织而成的屏障之后,一条叮叮咚咚流淌的溪流出现在眼前,却是丝毫不显突兀,像佳人手中的琴弦,弹着清脆悦耳的旋律。

他走到这溪流旁,并没有着急处理肩上扛着的荒兽尸体,而是细细打量着四周,眼神充满着戒备,许是并未发现危险,才缓缓舒了一口气,放下了戒备的神情,将肩上的荒兽仍在了溪流旁,从腰间拔出一柄透着寒光的匕首开始处理起来。

倒不是他谨慎过了头,而是这青石山脉实在不愧为荒兽的乐园,纵然只是外围仍时不时会出现一些实力强横的荒兽。这一个多月来他不知遭遇过多少次荒兽的袭击,若不是仗着身法巧妙,脚底抹油跑的够快的话,怕是早已经葬身兽口了。

而这一次次的与荒兽生死搏斗倒也给他带来了些许机缘,至少他的实力便在这生死之间快速的突破到了凝气三重,一个多月的时间进阶也算得上是进境飞快了。怪不得人们总说生死是突破的境遇,当然这也与燕辰的天赋以及那不知名的功法有关。

眨眼之间他便将荒兽处理的差不多了,一张兽皮上覆盖着鲜红柔顺的皮毛此刻正摊在溪边一块石头上晾着,地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用木棍支起了架子,那被开膛破肚扒了皮毛的朱炎血狼正被架在上面,下面已经用干柴升起了火,旺盛的火苗传出了炽热的高温,正烘烤着那头荒兽。

而燕辰也没闲着,从头横穿过荒兽的一根粗壮的树枝一头正握在他的手中,而兽身此时正在他的掌控中缓缓的在火苗上方旋转着。

烧烤,尤其是这种一整头荒兽直接烧烤的,一定要不时的旋转,保证受热的均匀,这样才不会导致外边焦糊了,里面还是血淋淋的生肉。

对于这一点,燕辰再清楚不过了,不说先前学过厨的经历,便是在这山中生存了一个多月,这点儿小窍门也早就掌握了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此时仍然在火上烤着的那头荒兽,已经开始慢慢有肉香味传出,外表不知什么也不再是血淋淋的红色了,那狼肉已经渐渐有些收缩,开始向着黄色转变。而这狼身上也覆盖了一层黄灿灿的油,不时还会滴落在下方的火堆中,蹿起一条火苗跳动,这是狼肉中的油脂被高温烘烤了出来。

见此情景,燕辰一只手依然在不紧不慢的旋转着狼肉,另一只手却是从一旁的包裹中掏出了被包着的一物,打开来看发现是几株新鲜的花草,这是他在来的路上采集的。

这几株花草倒不是他心血来潮随意采摘的,若是有医者或者丹术师在一旁定然会认出,这些都是草药。

可惜的是生长时间太短不过数月或一年而已,若是年岁够长,药性够足的话,便可以拿来制作成给普通人服用的丹药了。

只是燕辰并不是医者,拿出的草药也不是制药,为何却要在此时拿出来呢,这不禁使得人有些疑惑……

九江市第五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蚌埠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大庆治牛皮癣医院
南昌治疗阴道炎方法
玉林的治疗癫痫病方法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