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育儿

多地入殓师赴湖北提供志愿服务法医含泪念诗0

2019年11月05日 栏目:育儿

沉船上的一些物品被打捞上岸。警车开道护送遇难者遗体。5日晚,重庆东方轮船公司法人代表姜曌就客船翻沉事件致歉。5日,遇难者家属在江

沉船上的一些物品被打捞上岸。

警车开道护送遇难者遗体。

5日晚,重庆东方轮船公司法人代表姜曌就客船翻沉事件致歉。

5日,遇难者家属在江边用鲜花寄托对亲人的哀思。新华社发

5日,随着翻沉的“东方之星”船体扶正、出水,遇难者的身份检验正加紧进行。一名有着多年经历的法医,念着诗、含着泪,为遇难者验证身份。与此同时,数名幸存者的逃生经历浮出水面。“东方之星”所属公司法人代表向所有遇难者及其家属鞠躬致歉。涉事旅行社负责人也首次面对媒体,对相关的关键问题进行了解答。

□善后

1 武警岳阳支队官兵

我们希望找到他们,让他们回家

没有发现应接不暇出现的令人揪心的遗体,甚至连船上的物品在下游水面上也很少。5日,记者跟随武警岳阳支队搜救船,逆流而上百余里至“东方之星”打捞现场,并没有看到一些猜测认为的“船体扶正后,多数遗体会随江水而下被发现”的情况。

武警岳阳支队官兵是2日上午到达沉船地点的救援力量之一。支队长邓海兵说,连日来,他们在沉船下游水域搜寻幸存者、打捞遗体。支队总共出动了4条搜救船、80多名官兵,每条船每天来回多趟行驶超过百公里,搜寻的结果是——找到两名遇难者遗体。

在宽阔的江面上发现目标并非易事。搜救船甲板上的各个方位,都有官兵加强瞭望,但放眼望去,看得见江水滚滚,听得见轮机轰鸣,却未见到“东方之星”上的同胞。“那个是不是?”船减速靠近查看,“那边的像不像?”再次停船查看。一个个可疑的漂浮物,分别被证实是纸杯、草棍、浮根、暖手袋、泡面桶、茶叶桶、白衬衣……

搜救官兵告诉记者,从连日来的巡查情况看,一来并不是所有的遗体都会浮上水面,二来即使浮上来也非常隐蔽。比如他们5日早上6点10分左右在反咀水域发现的一名女性遇难者,是被杂草覆盖着的。所以船只能慢慢开,发现可疑的漂浮物或者阴影就停下来查看,但往往都不是他们搜寻的目标。

站在船上,每个人的心情都很复杂。长江翻船事故已经发生超过90个小时,找到遇难者会伤心,找不到更揪心。当行驶到距“东方之星”目前所在地点大约500米的下游时,记者看到,由几条船沿江北岸至江中,拉出了一张长长的拦截网,这将对船体扶正过程中掉落的物体起到拦截作用。

距离沉船不到一公里的江南岸上,蓝天救援队集结了渔船和当地居民,组成了一支民间救援力量。即使离得这么近,几天来,多数被发现的遇难者还都是在“东方之星”附近的水域被海军、武警、公安、海事等救援力量找到的。

一些参与救援的人员分析,从目前掌握的情况看,由于事发突然,风大浪急,失踪人员现实情况要比外界猜测的更加复杂。

明知如大海捞针,也要全力投入。邓海兵说,“将心比心,如果换作是我们的亲人,会是什么感受?我们夜以继日,就是要对同胞的亲人有交代,我们希望找到他们,让他们回家”。

2 殡葬专业志愿者服务队

轻轻擦去他们身上的污秽,我的心在流泪

“他们都是我们的亲人,轻轻擦去他们身上的污秽……我的心在流泪。”这是为“东方之星”遇难者提供志愿服务的“入殓师”王辉在朋友圈写下的一段沉痛的文字。

王辉是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1998届毕业生,现为广州市殡仪馆副馆长。2日,他在上班路上得知沉船事故,想到400多名乘客的生命和400多个家庭陷入哀痛,长期从事殡葬心理和悲伤抚慰工作的他感同身受,眼泪掉了下来。

3日凌晨,接到学校通知,得知现场可能需要大量“入殓师”的消息后,他立即组织校友牵头启动志愿工作。王乾、肖紫其、袁曾怡3名同在各地殡仪馆工作的校友闻讯,也时间向单位请假与王辉一同前往湖北监利。

王辉告诉记者,他们经过12小时的奔波赶到监利,3日下午5点得到现场救援指挥部的同意,配合武汉殡仪馆一起工作。由于工作量大,4人一夜未眠,共为18名遇难者入殓。4日凌晨4点多,失事船上送来一位老者,男性,学者形象,左手还紧紧抓着一副眼镜。同去的肖紫其忍着眼泪,轻轻掰开他的手,细心擦拭好,并帮老人戴上。“老人时刻还抓着,应该是他的心爱之物。”他说。

他们的行动感召了更多专业“入殓师”加入队伍,目前,共有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在校师生10人和校友志愿者18人在事故现场工作。据悉,到目前为止,这是全国首支参与救援工作的殡葬专业志愿者服务队。

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老师梁小花4日晚与其他师生工作了一个通宵,她告诉记者:“看到遗体被陆陆续续运进来,不能仅仅用沉痛来形容,还有一种生命的无力感。但同时,在大灾大难前,整个社会的力量,包括我们师生发挥的专业精神,给人带来了安慰和希望。”

3 遇难者身份验证法医

我们会将物品保管好,亲手交给家属

“儿子,你不要哭/送我上船的那天/也许注定母亲河让我留下/生死不就那么一刹那/孝顺的你必须坚强/挺拔如长江岸边白杨……”近日,网络流传着这样一首诗歌,是一位网友为遇难者家属所写,这首诗让无数中国人动容。

“儿子别哭!”这一刻,所有中国人都是遇难者家属的亲人……“我是念着这首诗,含着泪为遇难者遗体进行身份验证的。”从事法医工作15年、今年49岁的湖南岳阳市公安局君山分局法医汪升,一边进行身份验证工作,一边流泪。

在进行遇难者遗体检验工作之前,汪升流着泪向遗体鞠躬。“已经完成了6具遇难者遗体的检验工作。我严格按照程序,检查遇难者身上衣着的各个口袋,看有没有身份证等物品,然后摆好拍照,提取DNA样本。”汪升说。

6月3日,当汪升检验第6具遇难者遗体时,他和同事殷捷在遇难者身上发现了两张身份证、两张火车票,此外还有银行卡以及现金2000元。汪升将这些物品一一包好,编上号码。

“我们会将遇难者的物品保管好,等待他们家属的到来,然后亲手把遇难者的物品交给家属。”汪升说。

□讲述

幸存游客谢勇

一个救生圈,救了两条命

4天过去了,死里逃生的谢勇(化名)反而开始吃不下睡不着了,他的老伴至今还没有找到。随着身体和精神的逐渐恢复,事发当晚的细节开始变得清晰。“我现在是喜忧参半,但悲大于喜。我的眼泪流不出来,但是心在滴血。”5日下午,63岁的谢勇回忆了那段“一辈子都磨灭不了”的经历。

在讲述的过程中,谢勇手里始终捏着一张比香烟盒略大一点的硬纸片,上面是他亲手绘制的客船构造图。这几天他通过互联网,对“东方之星”的船体结构和相关术语有了些了解,他对记者说,他和老伴的429号二等舱房间位于船左舷偏后的位置,而这成了他能够生还的关键。

“那个时候桌上的水杯倾斜了,我过去扶正,可就在那一瞬间,我被顶到了左边的墙上,并且感觉到后背像是有消防水柱那样喷来的水,我一抬头居然看到了天。”

谢勇跟记者梳理了一下时间,大约在晚上9点,他感到外面开始风雨交加,9点10分,他去船尾把晾在外面的衣服收进来。回房之后,他准备上床睡觉,这时服务员过来提醒他们把窗户关好,免得雨水打进来,而实际在这个时候水已经从不锈钢窗户的下沿不断流进来了。同屋的一个无锡的75岁老太太说了一句:“去拿毛巾堵上吧。”

过了没多久,服务员又来了,这回是帮他们把床位往中间移,免得晚上睡觉被打湿。服务员走后没多久,玻璃发出碎裂的响声,铝合金窗框的刺耳声音夹杂着床、衣柜倒地后摩擦的沉闷声音,十分“恐怖”。谢勇看到桌子上自己的杯子倾斜了,就过去扶正。过去也就不到3秒钟,可杯子怎么也摆不正。就从这一刻起,天旋地转,谢勇连看一眼自己的老伴都来不及,就被吞噬在滔天巨浪中。

“那个时候我心想要赶紧离开沉船。”略通水性的谢勇努力使自己浮起来,“不知道喝了多少水”,游的过程中撞到一个救生圈,而且里面有人,他连忙把住,但他怕那个救生圈撑不起两个人的重量,脚上一直不停地划水。那时他还在水面上看到了其他上下浮沉的人,“十多个是有的”,但听不到声音。

紧迫关头,浪把船上用来洗拖把的大桶冲到了他身边,谢勇连忙把双脚翘上去以增加浮力。

两个人在江上一直漂,为了节省体力,他们俩轮流喊“救命”,一人喊两声。先后有两艘船从身边经过,但是都因为声音太小,没注意到他们。正当绝望之时,他们摸索到了一根结实、固定的航标粗缆,连忙双手握住,“我感觉自己有救了”。在那里等到了前来救援的海巡船。

获救后,老人家次感觉到冷。谢勇接过热水,可双手不住地发抖,还是在身边的人扶住了他的手,才慢慢喝了两杯水。

到了宾馆,“我看了眼手表,居然还在走,显示的是1点。”很少吃方便面的他,看到房间里有,忍不住烧水泡了一碗,“真香”。

熬到了第二天早上5点,他拨通了儿子和亲家的电话。老人说:“我劝儿子要坚强,逝者已去,生者还要生活。”说到这里,谢勇哽咽了,想到老伴,还有那么多乘客和他们的家人,“我们结婚三十多年,刚刚退休准备安度晚年,没想到遇到这种事情。”

幸存游客胡坚跃

他像亲兄弟一样,给我回家的感觉

5日下午,湖北省监利县,“东方之星”客轮幸存者、55岁的上海游客胡坚跃看到前来看望的上海市副市长赵雯时,搭着监利县上车湾镇党委副书记张骥的肩膀说:“他像亲兄弟一样,给我回家的感觉。”

胡坚跃在客轮倾覆的瞬间,从三层走廊处跃入江中,经过4个小时的漂流,在2日1点30分被海警船成功搭救。

胡坚跃念念不忘的是,当救援海警船来到身边时,他因全身无力,已无法自行上船,一名海警人员跳入江中托起他的身子,另一名海警人员将他拉上船,湍急的江流险些将海警人员冲走。同时被搭救的还有一位来自江苏无锡的游客。

上岸后,海警人员给胡坚跃披上棉被,监利县政府对他进行了临时安置。

保护和安抚幸存者以及其他涉事游客家属,是沉船事件救援和善后工作的重要方面。3日,监利县上车湾镇党委接到任务后,每位党委委员都承担了帮扶对象,上车湾镇党委副书记张骥的帮扶对象正是胡坚跃。当日下午5点,张骥在县政府接待办次看到胡坚跃时,只见他身披被单,身上只穿一件内裤,脚上穿着拖鞋,张骥立即开车带胡坚跃去买衣服、鞋袜。张骥和上车湾镇曹桥村党支部书记曹运成还给他捐助了钱款和一部手机。看到胡坚跃头发十分凌乱,张骥又带胡坚跃去理发。

4日,当胡坚跃拿着张骥送来的手机时,激动不已。尽管事先他已经通过当地政府的固定电话向家中报了平安,但是自己有一部手机毕竟不一样,憋着一肚子的话,终于通过这部手机倾诉给上海的母亲和姐姐了。

□链接

“东方之星”所属公司法人代表鞠躬致歉

5日晚,“东方之星”所属公司法人代表、总经理姜曌接受媒体采访时,向所有遇难者及其家属鞠躬致歉。他表示,重庆东方轮船公司将全力配合做好失踪人员家属、相关部门的查询和调查工作。

姜曌介绍,“东方之星”于1994年2月在重庆东方轮船公司修造船厂建造完工,并于1997年4月30日进行改建。去年年底,公司结合这艘轮船设备设施维护保养周期及实际情况,进行了年度修理,2015年3月24日取得了有效期至2016年4月25日的年度检验合格证书。

这艘船强制报废时间为2024年2月,核定载客人数534人,船员人数为50人,核定经营航线为重庆至南京省级普通客船运输。

姜曌还介绍,船舶核定配员证书24人,实际配备船员47人,但由于中途一名船员请假离船,船上实际船员为46人,相关船员持有资格证。

涉事旅行社负责人谈赔偿能力有限相信政府决策

5日,上海协和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在监利召开首次新闻发布会。总经理陶非对沉船事件中涉及旅行社的几个关键问题做了解答。

陶非说,旅行社从2014年开始和重庆东方轮船公司合作,合作前曾对该公司进行考察。“据我们了解,该公司是一家国有企业,在长江客运上有数十年的经验,‘东方之星’客轮资质齐全。我们旅行社注册于1997年,近年来在其他城市设有一些分公司,都具有旅行社经营资质。”事发后,上海市旅游主管部门对旅行社的资质和组团情况进行了核查。目前,旅行社后续的“长江游”已全部暂停,相关退款工作正在进行。

陶非说,保险公司相关责任主体会依据保险法和旅游法的规定,在事故原因调查清楚、责任认定后理赔。这次事件中有359名游客购买了旅游意外险,其中75岁以下保额10万元,超过75岁保额是5万元。

“东方之星”载有456人,其中403人为上海协和旅行社组织的游客。陶非在被问及遇难游客具体赔偿金时表示:“如此大的灾难面前,旅行社的力量太有限,相信政府的决策。”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徐东进
遵义治疗小儿癫痫的医院
贵州重点治疗癫痫病医院
太原治疗癫痫病医院
绍兴治疗白癜风费用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