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游戏

她爱她ampnbsp她已死

2019年04月08日 栏目:游戏

故事大全致力于收集和发布发生在大家身边的真实灵异事件。如果您是一个鬼故事爱好者肯定会喜欢今天这一篇她爱她nbsp;她已死!一、容容的到来

故事大全致力于收集和发布发生在大家身边的真实灵异事件。如果您是一个鬼故事爱好者肯定会喜欢今天这一篇她爱她nbsp;她已死!

一、容容的到来

爸爸在城郊的小型公寓买了一套房子,刚搬进去我就感到不对劲,感觉有人在身后跟着。

我家住6楼,每次上下楼要坐电梯,那天是刚搬进去的第3天,上午大家赶着下楼,电梯有点拥挤我和妈妈一起准备上电梯下楼,当我妈妈上了电梯后我走上去的时候电梯突然发出超载警报,我站出来,紧接着从我后面跑来一个人一下冲上了电梯,这个时候超载警告没有响起,当时我就感觉奇怪。上去的人比我还要重怎么会这样??

还有就是在我洗澡的时候,我洗澡时喜欢泡一下,从我搬进新家的那天起,我每次泡澡的时候浴缸里面的水就会莫名其妙的涌出很多到外面,等我洗好起身的时候浴缸里就会只剩下半缸水,不管什么时候都一样,就像有2个人一起在洗一样。

今天学校体检,按照惯例上午不准吃早饭。项检查血液,在进抽血室的瞬间我眼前出现一道奇怪的闪光,眨眼就不见了。

“杨丽丽,杨丽丽在不在?”

“哦,来了!”听到叫时我才回过神来。赶紧坐到了抽血桌旁边,卷起袖子等待医生给我抽血。

我这个人胆子比较大,打针的时候喜欢看着医生把针插进血管,这样可以减少恐惧,在我次打针的时候妈妈就说过,打针就像蚂蚁咬了一样,一点都不可怕。

蚂蚁会咬人吗?到现在为止我都没有经历过。

就在医生把针头插进血管的时候我又一次看见了那道闪光,闪光落在针头就在看见闪光的一瞬间,就在那个瞬间针头插进了血管,顿时我全身一颤,略微感觉

到有些冷。抽完血后检查体重,脱下鞋子站在磅秤上,身子站定的猛然间磅秤的指针顺势转了一圈,120公斤?!

“丽丽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胖了?”旁边的同学看到磅秤惊奇的看着我问。

“我那知道,秤出问题了吧。”

“你下去在上来一次看看。”医生说。我走下去,接着又站上去。这个时候显示的是56公斤,正常了。

“看吧,就知道是称的问题。”我笑着对同学说。

接着检查血压、口腔、耳朵、牙齿、皮肤等。检查心跳和脑波的时候奇怪的事情又发生了。这个项目是我次做,心跳不是和以前一样叫人用手按住脉搏按一分钟跳多少下算,这次是用高科技的仪器算。医生叫我把衣服和裤子拉开露出手臂,肚子和小腿,在我太阳穴、双手腕、双手轴,左胸从下往上数第4根助骨和脚腕处擦了点油一样的东西,接着把连着红红绿绿线的布缠在我身体上擦了油的地方,缠的很紧,叫人很不舒服。布压迫着助骨,可以很清楚的听到心跳声。什么?没有心跳?脑波也没有?怎么可能,赶紧检查一下仪器。

我起身想看看,却被护士按住,叫我躺着不要乱动。过了几分钟。还是没有反应吗?仪器检查过了没有问题,真是见鬼了。接着护士把我身上的布解下给我一张卫生纸擦身上的油说:“你下次在到我们医院做一下检查,现在先回去吧。”

我穿好衣服把检查表交给老师,整理好书包回家了。

一进家门,就冲进自己房间躺倒在床上,一边闭目养神一边回想发生过的种种事情,越想越奇怪,越想越离谱。

‘丽丽,听得到我的声音了吗?’一个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我张开眼睛看看四周,没有人。

“去!真是的,又开始幻听了。”我又闭上眼睛喃喃的说。

‘丽丽,丽丽!’声音再次响起,很清楚的在叫我,不是幻听。

我猛的张开眼睛扫看四周,没有半个人影,声音是从那里来的?

“你是谁?出来好吗?”我以为是小偷,害怕的叫道。

‘不要害怕我叫容容,现在就在你的身体里面。’

“在我身体里面?说笑啊!你是鬼?啊?”

‘你猜对了,我就是鬼。我有事情想跟你说。’

“我从小到大什么都怕就不怕鬼(——摘至《少林足球》),你有话就现身说,跑我身体里面干什么,小心我告你侵犯个人隐私。”

‘我现在不能现身,有人在追杀我。’

“人?也是鬼吧?鬼杀鬼?鬼可以杀鬼吗?我怎么从没有听说过。”

‘他是我的情敌,就因为我喜欢你,搞得他很恼火……’

“等等!!你说你喜欢我潜水推流器
?他又是你的情敌,那就是说他也喜欢我,是我认识的吗?你是女鬼还是男鬼?你认识我?老实说我不认识你。”

‘我是女鬼,从小学开始就喜欢你了。因为不和你同班所以总是在你身后默默的看着你……’

“我真的那么好?被女人喜欢我还是次……那个男人又是怎么回事?”

‘他是和我同班的,叫张强,他堪不惯我这样,从我喜欢你的时候就对我很厌恶,很讨厌看到我,看到我也不给我要脸色看,还骂我,找人打我。他死的那天我们全班到公园春游,自由活动的时候他找了几个人把我拉到树林里要欺负我,就在我被欺负的时候我推了他一把跑掉了,结果他从树林上的小坡上摔了下去,掉进了正在工作的混凝土搅拌机里。就在他死的第二天,他出现在我梦里说要来杀掉我。过了几个月我的梦实现了,我得了突发性心脏病死了。我知道是他做的,也知道我只有以死来补偿他,可他现在做鬼也不放过我,我无法去投胎,只有逃,可这样逃也不是办法,所以我现在想找你帮我。就在你今天抽血的是时候我乘机进到你的身体里,这样他就找不到我了。’

“你现在知道他在那里吗?”

‘他一直在你身边,因为你身上有一种东西他无法对你做什么……’

在我身边?我迅速的转身向四周看去,什么也没有。就在这个时候我想到了这几个月出现的奇怪事情,没有错,我身边是有一个“人”。可鬼应该没有重量没有体积的,怎么……越想越奇怪。

‘他现在怨气很重随时会……’

“会什么?说话!怎么了?容容!!!”

真是的,原来我身边有鬼,没有想到自己会撞鬼,还一次撞2个,真是够幸运的,哈~!……现在不是哈的时候,要怎么解决这鬼问题呢?一想到有一只男鬼在身边就很不自在,也很生气,洗澡的时候不是被他看光了,可恶,不要脸的鬼,哼!(喂喂喂,给鬼看看有什么大不了的,气个什么劲。)

现在也不知道要怎么办……算了也不想那么多了,睡觉睡觉。

二、容容和张强

大概是次抽血不适应的关系头变的又昏又重,浑身软软的没有一点精神,没有吃晚饭就睡下了。我很喜欢睡觉(喂喂喂,色色的男生们不要想歪了),不是我说,我从记事的时候开始每天晚上都做梦,一睡下就做梦,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梦,没头没脑的。

比如:一个人呆呆的坐在一片血红色的水池中间看书,书看到一半的时候被某种东西拉进池子深处,飘啊飘的飘到了天上,就从天上急速下落掉进海里,在海里游的时候不知不觉身上穿的衣服变成了古代打仗的人穿的铠甲,从海里游到岸上,起身看到的是一片无边际尸体群,这个时候自己开始跑起来,向着尸体的尽头猛冲,跑着跑着跑到了自己的房间,坐到了梳妆台前一动不动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睛里一闪一闪的红光,空间开始扭曲,听到金属物划黑板的刺耳声响,声响转变,音量渐渐变小,变成闹钟声,一只手从空间的另一端伸出来,抓向我,闹钟声越来越响,在那只手抓到我身上的那一刻我张开了眼睛,醒了。

醒的时候脑子还在嗡嗡做响,眼睛直直的盯着天花板,几分钟后才回过神。身上出一身汗,起床梳洗后精神格外的好。习惯了这样的梦境生活精神一天比一天好,胆子也大了,对绑根橡皮筋跳悬崖的运动根本不当一回事,看恐怖片更是不在话下,一天可以看《怨咒》那样的电影78次以听朋友们的尖叫声为乐。

今天不知道会做什么梦了,睡了在说吧。

闭上眼睛进入梦境,眼前出现一面墙,我在飞快的跑着,一直跑到墙的另一边,探出头向外面张望,看到了学校的操场,这不是我以前的初中吗?我怎么跑到初中去了?

‘呀~来了来了!!’咦?这个声音不是我的啊!

"哇~好帅!好喜欢~!!"眼前的操场上出现一个队伍,眼睛聚焦着,一直盯着一个人,近了近了,我看到的人就是自己,身穿一套黑色运动装,黑色的中长短发如柳条般在微风中摇摆不定,加上一双不是很大但非常自信有神的眼睛,真的有点小帅。

这时我拿出照相机对准自己开始按下快门,一下接着一下的按着,直到下课铃声响起,迅速的收起相机转身向墙的另一边跑去,跑的途中撞上一个人,我低着头没有看清撞上的人的样子,说了声对不起继续向前跑,稍稍回头看看,撞到的那个人正面对着我的背影站着,这个时候只看到一点那人的嘴巴,没有一点表情。我径直的跑进教室座位上将相机小心翼翼的放进书包的小包里,坐下上舒一口气,伸出双手手捂住微微发烫的脸,心脏快而强劲的跳动着,好似想要跳出身体一样。坐了几分钟,开始收拾书包和抽屉,将课本、习题集、作业本、暑假作业册一一从抽屉拿出来往书包里塞,装完后背起书包,离开了教室。

来到屋子里,看到满屋子都贴着我的照片,大小不一,密密麻麻。这时我将书包放下来拿出相机,小心的将胶卷取下,走进了一间暗房,房子里只有微微的红光,我将胶卷放进一个像投影机的机器,走到机器前面上面放着盛着水的容器,弯腰从容器下面柜子的里拿出一些纸,放进容器里,打开机器的开关,从机器前端放射出一道光,光照在容器里的纸上,渐渐的纸上开始出现图案。

原来照片是这样洗出来的啊。我用镊子夹起纸将纸夹放到容器上方的绳子上,一张接着一张,当绳子上满是纸的时候我放下镊子,拿起容器边的毛巾擦了擦手,走了出去,回到帖满照片的房间。来到书桌旁坐下,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本很厚的相薄,打开像薄页就看到一张我露出牙齿微笑的特写照片,照片下面写着,我的她叫杨丽丽,次看到她让我感觉非常亲切。

这么大的照片是在什么时候照的?仔细看照片的背景发现后面是一个坟地,这不是小学6年级时全校师生去烈士陵园的参观照片吗,被人照了这样的照片我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接下来我一页一页的翻着像薄,里面全是我的照片,就连我在超级市场买东西、教训路边乱跑的小孩、骑自行车摔倒和去公共澡堂洗澡的等等照片都有。抬头看看书桌,桌上放着几个木制像框,里面都相继摆放着我的照片……

转眼间我来到大街上,手上拿着相机看着街上来往的行人,就在轻瞟行人的时候,视线突然落在一家便利店前,接着一个人身穿皮甲克的人走了出来,那个人是我,手上提着购物袋正在问便利店门口的老板糖果的价格。

这个时候我拿起相机就在按快门的刹那间,镜头突然被东西遮住变的一片黑。抬头一看,一个人站在了相机前面,那是很高的一个人,我低着头站起来才到那人的胸部。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不,不好意思,我赶忙说了一声,有点发抖的抬起头看了一下,那人没有在看我,头是朝便利店那边看的,心降了了下来,还好不是在看我,小声说了一句就转身跑开了。那个高大的人这个时候是面向我的背影的,但我没有注意,只是一口气跑回了家。

我拿着相机站在学校操场傍边的树林后面看着在操场上奔跑的自己,就在我准备拿起相机拍的时候,一只手拍在了我的肩膀上,吓得我心一慌身体不由的一抖,相机抖掉到了地上……

我转身向后面看去,是一个有点胖的女生,她一手插腰,一手搭在我肩膀上,鼓着本来就很圆的脸对我说‘你在这里干什么呢,找你好半天了,班主任有事叫你去一下。’

‘哦,好的,我马上去。’

‘你拿着相机干什么?’

‘啊,这个啊!’我一面检起相机一边说:‘我准备拍些照片向杂志投稿。’

‘这样啊,你可以帮我照几张吗?’

‘好啊,没有问题,你摆个姿势我帮你照。’

‘不是叫你给我照啦,是叫你帮忙给我拍几张我们隔壁班的那个周伟。’

‘拍他干什么,啊~~~~我知道了你喜欢他是吧?’

‘嘘,嘘,嘘,小声一点啦,给人家听到就不好了。’

‘知道了,知道了,我有时间就帮你拍几张。’

‘谢谢啦!你真是好人啊~~’她突然抱着我说。

我拉开她‘好了,很热,你知道老师找我是为了什么事情吗?’

‘不是清楚,你赶快去吧,不然主任又要说教了。’

‘好的,我先把相机拿到教室去。’

‘啊,我跟你一起去,反正我也要回教室的。’

‘好的,走吧。’

‘好!~’就在从树林出去的时候,我感觉身后的一排树后面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看,因为只是感觉,所以没有太在意。

转眼回到教室和同学们一起嬉戏,这时一个男生从教室一排走到我面前,很高大一个人,感觉在那里碰见过,抬头看他,他五官端正皮肤白皙和大家说的小白脸没有什么区别,同是一个教室的同学我怎么没有注意到他呢?

只是现在对着我的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他叫我跟他出去一下有事情要跟我说。我答应跟他来到了学校后面。

‘那个,你有什么事情?’

‘你是不是喜欢杨丽丽?’他突然问道,眼睛直直的看着我。

‘我,我那里认识什么丽丽的啊,听名字好像是女生的,那就更不可能了,要喜欢也是喜欢你这样的,哈哈。’说是这样说我的心不由的开始在发慌了。

‘你不要在骗我了,我看到你跟踪杨丽丽,你的视线一直跟着她,你还记得你在学校后面撞到的人吗?还有在大街上,在树林后面。’

‘是…是你?你也跟踪我?’这个时候我开始害怕了,满脑子想的是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对了!

‘好吧,我认识杨丽丽,但我是崇拜她才跟踪她的,怎么了?崇拜心中的偶像不可以吗?’

‘不可以,她是我的,我很喜欢她,你以后不要在跟踪她了,再这样我对你不客气。’

‘她是你的?你凭什么这样说!’我听到他的话开始急了。

‘凭什么,就凭的我是男人,我喜欢她。’他一字一顿的说。

‘随便你,我也是很喜欢她的!你要和我抢就试试,我才不怕你呢!’我恶狠狠的瞪着他说。

他只是看着我,眼睛里充满着一种杀人般的怒气…………

……我看着天花板,真是搞不懂自己怎么会做这样的梦中医按摩培训

‘丽丽你醒了啊?’

“谁在说话?”

‘我是容容,昨天进入你身体里的鬼啊,你不记得了吗?’

“啊!想起来了,我记性不好喜欢忘事,对了你昨天说那个人会怎么样?”

‘随时会来袭击我们。’

“我们?他不是只杀你吗?”

‘不是。’

“那杀我干什么,叫我变成他的鬼新娘不成?”

‘他就是这个意思。’

“不会吧!”我吓的坐起身大叫到。

“他现在在那里?还在我身边吗?快告诉我!”

“丽丽!你乱嚷嚷什么,都8点了。”妈妈叫到。

“我不去学校了,今天请假等一下要出去。”我回答。

“哦,回来的时候帮妈妈买几瓶酱油。”

“好的。”说完我披上几件衣服就往外跑。

我这个人就这样,在家里呆不住,起床后一定要出门透透气。我跑到离家近的一个公园,一屁股坐到了公园角落的长椅上。

‘容容你在不在?’我一边靠在椅子上喘气一边说。

‘在。’

“你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吗?”

‘昨天我进入你身体的时候就没有看到他了。’

“他会到那里去呢?呼~先去街上转转好了,我们边走边聊。”

"好啊,我也有很多事情想问你呢。"

“是吗?”

“是呀,因为我喜欢你呀!”

“呀~这个,你这样真是叫我有点不好意思了。”

‘嘻嘻……’

“嘿嘿嘿。走吧。”

‘恩!’

走出公园坐上公共汽车来到一个繁华的街上,据我妈妈说这条街的历史很久远,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在的时候就有了。

‘杨姐姐我还是次来这里呢。’

“杨姐姐?容容你多大了?

‘我16岁。’

“你哪月的?”

‘10月。’

“我是11月的,我叫你姐姐才对呀。”

‘是吗?叫我容容就好,叫姐姐怪别扭的。’

“好的。你以前很少出门吗?”

‘是的。’

街上的路人A:“喂喂,看那个人怎么好自言自语的?”路人B:“是啊,巴成是在想事情,不要管了,走吧走吧”路人A:“哦。”

‘恩!丽丽?’

“怎么了?”

‘那个,如果我还活着,向你表白的话你会喜欢我吗?’

“会的。”我毫不忧郁的回答了她。

‘真的?’

“真的,遇上一个喜欢自己的不喜欢的话是白痴。”

‘嘻嘻,我很高兴你这么说,谢谢。’

“不客气,你不是有事情想问我吗?是什么事情?说说。”

‘也不是很大的事情,只不过现在和你这么亲近想和你谈心。’

“谈心啊,好啊,我也很久没有和人好好聊聊了。”

‘是吗?’

“是呀!上学很郁闷的,每天不是学习就是听老师唠叨再就是一个劲的做作业。玩的时间很少谈得来的人也没有几个,你有朋友吗?”

‘和你一样没有什么非常好的朋友。’说着说着来到了一家服装店前。

‘丽丽,我活着的时候注意你很久了,都没有看过你穿裙子的样子呢,为什么不穿?’

“这个啊……我不是很喜欢穿裙子,再说了,我这个样子穿裙子也不好看,你不知道,小学开学的时候我穿裙子老师以为我是男生叫我回家换衣服,后来知道我是女生若了很大一个笑话,后来同学也常常因为那件事情开我玩笑,从那时候开始我就不怎么穿了。”

‘现在穿给我看看好吗?’

“不要了吧,会很难看的。”

‘要!我要看,反正我都是鬼了看了也没有什么问题吧。’

“说的也是……你喜欢什么颜色?”

‘我?我喜欢白色,你呢?’

“我也是,我去换一件衣服给你看看,不要笑哦~。”

‘嘻嘻,好的。’

走进服装店。一进门就看见门两边纵向排列着20个长衣架,每个衣架上都有一百来件衣服。

“哇,里面好大哦,从外面看不出来呢。”

‘是呢,估计是新开的店,我也是次来呢。’

“这位小姐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服务小姐热情的走到我身边招呼我。

“有白色的连衣裙吗?”

“有的竹狸供应
,我马上找给您,请稍等。”

‘丽丽,你为什么要连衣裙?’

“穿起来比较方便吧。我这个人比较懒,穿衣服不喜欢太麻烦的。”

‘这样呀,难怪以前看到你老是穿着运动衣,牛仔裤,西裤只要有皮带的都没见你穿过。’

“哈哈,你观察的还真仔细啊。”

“小姐这是你要的衣服,需要试穿吗?”

“要的。”

“试衣间在那里?请往这边走。”

“哦。”

试衣间也好大啊。走进一个可以容纳56个人的房间,对面墙上是一面很大的镜子。拉上帘子开始换衣服,我换衣服很奇怪,我是先脱裤子再脱衣服。在我弯腰脱裤子的时候,镜子里浮现出一个身穿白色衬衣面无血色的人影,我抬头的刹那间人影忽然消失不见。

‘丽丽,你身材好好哦,腿好细,胸部也不小,好羡慕哦。’

“羡慕个鬼,我这种身材好的话,李纹就要去跳楼了。”

‘我本来就是鬼,就羡慕,就喜欢,嘻嘻。’

“你哦,真拿你没办法,随你吧。换好了,你看吧。”我走出试衣间,转了一个身。

“哇,太漂亮了~!真的?小姐你穿这件衣服很漂亮。”服务小姐走到我身边说到。

“谢谢,容容,你喜欢我穿这件衣服吗?”服务小姐奇怪的看着我自言自语。

‘喜欢,就买这件。’

“服务小姐这件我买了。”

“好的。”

“麻烦给我一个袋子。”

“好的,请等一下。”

‘丽丽,你就穿着这衣服上街吧。’

“不会太招摇了吗?”

‘不会不会,很合适呢。’

“好吧。”

这个时候在试衣间门前帘子的缝隙间一只满是血丝又充满杀气的眼睛正向外窥视着…………

而我还没有感觉到危险正一步一步的向我逼近……

走出服装店来到大街上。

‘丽丽,你真是太漂亮了。’

“哪里的话,不要乱讲啦。”

‘真的,你注意你周围,看看大家都在看你呢。’听到容容的话我瞟了一下周围,路上的行人真的都回过头盯看我看呢,看得我好不自在,次万众注目呢,心噗噗的跳着。

“不管了,让他们看好了,我们继续逛街,难得和鬼一起逛街呢。”

‘是呀,难得难得~。’就在我们嬉笑的时候人群的中间多了一个人,毫无血色的脸、白色的衬衣和一双充满杀气的鲜红色眼睛,直直的看着我这边,让人不寒而颤。

只可惜一向不会观察事物的我完全没有注意到。

走着走着来到一家玻璃制品店。橱窗里陈列着大小不一晶莹闪亮的玻璃饰品,玻璃做的十二生肖动物、玻璃做的莲花、玻璃做的刀具、玻璃做的戒指等等,看的人眼睛花花的。

‘丽丽,进去看看好吗?’

“好啊,我正好也想买点什么装饰我的房间,进去看看。”

一进商店眼就看见房子中间的一个圆柱形橱窗,里面摆放着一条玻璃制成的项链,五光十色的项链给灯光一照显得更加光芒四射色彩斑斓。

‘好漂亮,很配你。’

“很配我?你真是爱说笑。”

‘我是说真的,带着看看就知道好不好了,试带一下吧。’

“容容啊~这个项链很贵的,弄坏了怎么办,我可赔不起啊,人家肯不肯让我带还是个问题呢。”

‘只带一下不会有事的啦,去问问看吧。’

“还是不要了。”

‘要的!我要看。’

“好吧,好吧,我去问问。”环视商店,没有看到一个人,奇怪了,这家店没有服务员的吗?

“容容,没有服务员怎么办,走吧。”就在我要出去的时候,一个人叫住了我。

“小姐请问需要些什么?”是服务员,突然冒出来还真有点吓人呢。

“啊,那个……”我转身面向服务员,看到服务员样子时吃了一惊,那是一张秀气又苍白的脸。

“阿姨你皮肤好白哦。”我称赞道。

“谢谢夸奖,需要些什么吗?”她笑笑说。

“试带一下那条项链可以吗?”我指着放项链的橱窗说。

“可以,请到那边坐一下,我去拿项链。”她笑笑说。

带上项链,站在等身大的镜子前照着,项链真是越看越漂亮,把项链放到灯光下看可以看到项链的珠子上面刻有花案,做工非常精细,让人百看不厌。

‘我就说很配你吧,怎么样?’

“只是项链好看而已啦,那里配,你也真是的,说的那么离谱。”

‘这项链很配您呢。’

“?!”突然听到服务员的声音我顿时一楞,回头看看,服务员正亲切的对着我微笑。

‘看吧,连别人也这样说了,你还不承认。’

“知道了,很配,配有什么用又买不起。”

‘您不用这样说。’

“恩?”

‘今天我们店做活动,您是万个光临本店的客人,这条项链就送您了。’

“有这么好的事情?”

‘需要将项链包起来吗?’

“啊,哦,好的。我今天运气真好呢。”

‘来给您,请拿好。’

“这个是什么?”我看到塑胶袋里面除了装项链的首饰盒以外还有一个手掌大的纸袋。

‘那是另外送的十二生肖玻璃摆件,希望您喜欢。’

“真好,还打算买的。谢谢了。”谢过服务员我拿着塑胶袋高兴的出了店门。

就在我出店门的时候那个服务员已不知去向。

‘丽丽,真是太好了,拿到好东西了。’

“是呀,真是托你的福。”

‘哪里哪里,是你运气好。’

“哈哈哈。”

‘嘻嘻。’

就这样一路嬉笑一路逛街,莫名其妙盯着看我的人也渐渐增加了,人群里隐藏的那双眼睛还是一尘不变的盯着我。

在酷热的夏天也会让人感觉背后有一股冷流……

三、恶鬼显形

一直逛到下午,回到家,将玻璃摆件放到桌子上把玩。

‘真是可爱啊~。’

“是呢。放在那里好呢?”

‘丽丽,你床头那里不是空着吗,就放那里。’

“啊,好。”放好摆件,我将项链拿出来,拿在手上看着。

‘带上,叫你妈妈给你照几张照片吧。’

“啊!我忘了要买酱油了,糟了,妈妈又会唠叨了,要赶快去买才可以。”跑进电梯,就在电梯门关上的时候,电梯门外出现一个人,因为电梯门关的太快,只看见那人身上的白衬衣。

‘丽丽,是他!他来了,我感觉到了。’

“他?张,张强,他来了,他来杀我们了,好可怕!”

‘不怕,不怕,不会有事的,看我的好了。’

“恩。”

容容安静下来了,电梯内忽明忽暗的灯光显得即阴森又压抑,四周的空气渐渐变的凌重起来。

买好酱油上楼,没有坐电梯,大概是因为感觉到了真正的恐惧才疑神疑鬼的吧,再说本来就有鬼,不是吗?我本身是不怕鬼,但要是真的有恶鬼要伤害自己的话还是会有点怕怕的。有电梯楼梯很少有人走,楼梯间的电灯已经全部坏掉,大多数是人为破坏的,整个楼梯间昏黑一片,的一点点亮光也是从房顶上的通风口射进来的,没有多大做用,与电梯比起来更是阴森恐怖。

我一步一步的走着,走得非常小心,还不时的向左右看看,走着走着感觉身后有一阵风向我吹来,阴冷的风,微微的吹向我身后,不由的打了一个冷颤。

“容容,容容,你感觉到了吗?”

‘有一股很可怕的气压正在逼近我们,小心一点的好。’就在这个时候风变得更大更冷了,呼呼的吹着,有什么东西快要来了。

我加快了脚步往楼上跑。快到4楼,背后出现一缕幽幽的亮光。我好奇的转身看去,这时身后突然出现一个人,那人低着头,脸被头发遮住看不到,站在我面前一动不动,这人出现的时候风也突然停了。我看着自己前面的人,那人一动不动的站着,我们双方就这样僵持着,谁都没有动的意思。

‘丽丽,丽丽,他……他是张强!’

“张强?这个人是张强?那他就是鬼喽,鬼是没有脚的,我看看。”不看还好,一看吓人一跳,裤管下面没有脚,但有像脚一样形状的东西在蠕动,就像无数的碎肉条纠缠在一起一样,粘粘忽忽的,黑红色的血不停的从肉条的微小间隙处往外涌,真是越看越恶心。

我慢慢抬头向那人的身上望去,一身白色的衬衣,向那人脸上望去,那人渐渐抬起了头,毫无血色没有表情的脸在昏黑的地方显得更加苍白,一双充满血丝和怨恨的眼睛直直的盯着我,我呆住了。来的太突然叫人无法做出任何反映,我看着他,他看着我。

过了好一会儿。

‘丽丽,我们快逃吧。’没有理会容容的话我大着胆子问道:“你就是张强?”

他看着我没有做声。

“你真的很喜欢我吗?容容不是故意杀死你的,请你原谅她好吗?”

他缓缓的张开了嘴,没有发出声音,只见黑糊糊的血从他嘴里冒出来,沿着嘴角往外流着,一下子白色的衬衣被血染成了黑红色。

‘还我命来,还我命来,还我命来……’他开始对着我叫,伸手向我抓来,那哪是什么手啊,两只袖管内伸出的是十几条在空中乱摆的肉条。

我向后倒退着,他没有动,在原地举着两袖管的肉条用眼睛狠狠的盯着我,不住的说:‘还我命来,还我命来……’

我倒吸一口起赶忙往家里跑,跑到上一层的时候我好奇的向下看去,他还在那里正抬着头用那双眼睛看着我,他嘴里的血还在继续往外冒着,他身下的楼梯上流满了血。我很奇怪他为什么没有动作,一般情况下鬼应该是会向我追过来的,可是他没有。就在我想的时候他突然从我视线中消失了,就在眨眼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四下张望,到处都没有。

‘丽丽,他走了。’

“刚才他真的在吗?”

‘在,刚才你看到的就是张强。’

“呼……”

‘怎么了?’

“没什么,次接触真的恶鬼心情好复杂。”

‘复杂?’

“是呀,只是感觉有点可怕,还有就是……就是什么?就是有种说不出的悲伤感。”

‘不会吧,他想要杀我们也,那里会有什么悲伤,你看错了。’

“可是……”

‘好了,好了,不要在想了,快点回家吧。’

“哦。”

话是这么说可我心里真的是从张强身上感觉到一丝悲伤,到底是什么回事呢?他本身是不是不想伤害我?或是有些事情容容一直在瞒着我?

现在我所要做的事情是要去查清楚张强死时的真相……

四、调查

今天是星期六,我起了一个早床,整理好衣服拿了个记事本准备出门。出门时看看摆在床头的十二生肖玻璃摆件,真是赏心悦目。

“容容!容容!!”

也?容容不见了?她不是一直在我身体里的吗?是不是在睡觉?

“容容!容容~!”真的不见了?她会跑到哪里去?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算了,谁叫她是鬼呢,我今天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呢。

骑上自己心爱的自行车来到以前读过的初中。学校依然是那么小。走在走廊里脚和地上破裂的瓷砖片碰撞发出的声响,不由的让人联想到远古时代的古老遗迹,档案室,档案室……有了。

我来到档案室,找寻以前容容班上同学的资料。

“有人吗?有人吗?”我边敲门边说。

“来了,来了……”传来一个老人的声音。

门开了,一个瘦小的老人,脸上挂着几条岁月雕琢的皱纹,背有点驼,拿根拐杖,咋看起来还蛮精神。

“有什么事吗?”他说。

“可以给我看一下以前学生的一些资料吗?74届5班所有人的资料。”

“你是……”

“啊,这个,我想找我以前的同学开个聚会玩一下,可以给我看看吗?”

“哦,同学聚会啊,难得难得,难得有人还想着老同学啊,好好好,等一下我去找给你。”

“谢谢了。”

“等着啊,那边有椅子。”

“好的。”找了张干净的椅子靠着窗户坐了下来,透过窗户看得到学校的操场,绿油油的一片,看来草皮被打理的很好。

看着操场就想起我以前和同学一起在上面奔跑的情景,真不知道同学们现在怎么样了。

“拿来了,很多呢。”老人将很厚的一打档案袋拿到我面前。

“好多!”我轻呼道。

“是呀,一个班有60几个学生能不多吗。”

“也是,这些档案可以借我带回家吗?”

“这个……!?”

“我会尽快还的。”

“好吧,反正放着也没人看,只要不要给我弄坏就可以了,一个月内一定要还回来。”

“好的,谢谢了。”

“恩,去吧,聚会好好玩。”

“好的,再见。”

“再见。”

抱着一堆档案回到了家,一近房间就看到书桌上放着的玻璃项链。我什么时候拿出来的?奇怪。我腾出一只手把项链放进抽屉,接着把档案袋摊放在桌上。开始翻看档案。

“张强,张强,找到了……”打开档案袋,眼就看到一个鲜红色的印章盖在一张有点发黄的小照片上。

照片下面写着一排小字【1974年6月12日校外活动发生意外事故生亡。】

仔细看照片,好像在哪里见过,是在见到鬼以前,在哪里见到过呢?

啊!想起来了,昨天晚上梦到的那个人,一模一样,就是他,仔细看看档案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这个放起来。

接下来看容容的,我早就想看看容容长什么样子了。

“容容,陈容容?应该是这个没错吧,究竟长什么样子呢,先看了再说。”

打开的眼看到的也是一个鲜红色的印章盖一张小照片上,照片下面也有写一排字,正准备仔细看的时候。

‘丽丽,你在干什么呢?’

“呀!”吓我一跳,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女孩,一左一右扎着两条小辫子,样子非常可爱,没有下半身,应该说下半身在桌子里,听声音很耳熟。

“你是容容?”

‘是的!’她笑着对我说。

“你怎么……”

‘怎么了?’

“没事,觉得你很可爱。”

‘是吗?我太高兴了,你在看什么?’

“哦,我今天去了以前的学校,本来是想借一下我班上的档案找一下以前老同学的地址,叫他们一起出来聚聚会的,没有想到那个管理档案的人拿错档案了,把你班上的给拿来了。”为了不让容容知道我在怀疑她才这样编了一个谎话。

“你现在怎么可以现身?现在还是白天呢。”

‘丽丽,你真的认为有人规定鬼一定要晚上才可以出现的吗?’

“说的也是,你上午跑哪里去了?”

‘啊,我啊,我回家看我爸妈去了。’

“你真是好女孩,死了还惦记着家人。”

‘那里的话,我很爱我爸妈的,啊!那个……’

“怎么了?”

‘我想让你到我家去玩。’

“到你家去?你爸妈不会说吗?”

‘不会的,你就说去拿东西就可以了,他们知道的。’

“拿东西,你有东西给我?”

‘嘻嘻,你去了就知道了。’

“好啊,马上出发。”

‘啊,那个,把你昨天买的裙子穿上再去好吗?把那条玻璃项链也带上。’

“好的,没有问题。”穿好裙子就在从抽屉拿项链的时候,我看了一下桌上容容的档案,瞟了一眼照片下面的字没有看到全部,只看到【不治生亡。】四个字。

“好了可以走了。”我带好项链说。

‘真漂亮,我爸妈看到一定会夸你的。’

“爱说笑。走吧。走!”说着我就跟着飘在空中的可爱容容鬼走出了门。

关上门,镜头拉向放档案的书桌,定格在容容的档案上,放大,放大,看到盖有红色印章的照片,镜头向下移,对准照片下的那排小字,放大,放大,再放大上面赫然写着【1974年5月12日旧病复发医院抢求无效不治生亡。】

………

五、束缚解除

容容家住在市中心附近,从我家坐车要花上一小时左右的时间。坐在车上侧着头看窗外的景色,没有想到我住的地方还有田地,油菜田绿油油的一片,被夏天炽热的阳光一照看上去有些刺眼,田边还有几只牛羊在津津有味的咀嚼着枯草。已经很多年没见过牛羊的我,看到眼前的这些感觉非常亲切。

‘下车啦。’

“哦,好。”到站下车,走在去容容家的路上。

‘丽丽,我好高兴。’

“高兴什么?”

‘我啊,老早就想请你到我家来玩了,一直都没有机会跟你说,现在你来了我很高兴。’

“嘿嘿,那个,我也是次到同学家里玩呢,怪难为请的,我这个人不擅长和人交往了。”

‘那就是很喜欢和我这个鬼交往啦?’

“哈哈,好像是的吧。”说到这里容容高兴的在我身边转圈的飘舞着。

飘到我身后抱住我的脖子用很甜美的声音撒娇似的说:‘我喜欢丽丽了,我永远都要和你在一起。’

说得我的脸开始发烫,毕竟这么可爱的鬼在向我表白啊,我要是男人的话早就会把持不住,还好她是鬼,不然我早就扑上去了,不管男女喜欢美好的事物是人的天性,要是真心喜欢某个人就算是同性也是可以在一起生活甚至结婚,只可惜中国在这方面看的不开,不然现在同性结婚数一定不亚于异性结婚数。

真是的我一下子想到哪里去了。结婚不结婚管我什么事情,我还真是会胡思乱想……

‘丽丽,这里就我是我家了,进去吧。’面前是一幢小型别墅,称不上豪宅但也颇有规模。白色的墙漆核桃色的门窗,奇怪的是所有的窗户都拉上了窗帘,黑色的窗帘。

我上前敲门:“有人吗?有人吗?有人吗?……”

等了45分钟没人回应。

“容容,你家现在没有人怎么办?”

‘再等一下,我爸妈动作有点慢。’容容从我侧身处显身出来说。

‘谁呀?来了,’

‘来了。’容容笑着说。

开门出现的是一个年轻的妇人,面相妩媚,头发盘在脑后,身穿无袖黑色旗袍,就是皮肤白的可怕,和先前看到的张强鬼一样,阴阴的白。

“啊,伯母您好,我是来拿东西的。”

‘你是?’

“我是容容的朋友。”

‘哦,是你啊,进来吧。’一进房子胸口突然一沉,有什么东西压在了胸口上让人无法呼吸。看看容容,她在我旁边看着我微笑。估计是次进这么大的房子不适应,我镇了镇精神,回了容容一个微笑。

容容的妈妈带我从门口径直走到上2楼的楼梯旁。

‘就在楼上了,你自己上去吧。看到门上有写着容容的门牌就进去,东西在房间的书桌上。’

“自己上去拿?”

‘是容容生前说的,你上去吧。’

“谢谢伯母。”

‘不客气。’

我抬头看着楼梯的尽头,黑漆漆的一个洞,迟疑了一下。

‘丽丽,怎么了?上去吧。’

“好,好的。”开始上楼了,就在抓住楼梯扶手的瞬间,镜头转到丽丽家,这个时候摆在丽丽家床头的十二生肖玻璃摆件,从左到右依次爆碎了四个,玻璃碎片向四周飞射开去。剩下的摆件后面隐约出现一团白色的影子。

我扶着楼梯一步一步向楼上走着,每走一脚下都会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到了二楼,展眼一看,走廊里面没有想象的那么黑,白幽幽的,窗户关的那么严,光线是从那里进来?

‘丽丽,前面就是我的房间了,快去吧。’

“哦,好。”走进离楼梯口近的房间门口,看见上面有一个小鸭形的门牌,写着容容两个字,是这间了。伸手将房门打开,就在抓住门把手的瞬间,镜头转到丽丽家,这个时候摆在丽丽家床头剩下的八个十二生肖玻璃摆件,又从左到右依次爆碎了四个,玻璃碎片向四周飞射开去。剩下的摆件后面的那团白色影子渐渐变清晰逐渐变成人的形状。

打开房间的门,跳入眼帘的件东西是一张放大了的照片,是我的照片,有整面墙那么大,我一愣,再环视整个房间,哗,都是我,到处都贴满了我的照片,这么熟悉的感觉,我以前来过,是什么时候来的呢?想不起来。

‘丽丽,喜欢吗?’容容,围着房间飘了一圈说。

“还,还好啦,好多我哦,”说喜欢的话会不会感觉我很自恋啊。

‘我喜欢这个房间了,很棒吧?我非常非常非常喜欢的,不,应该说我非常爱才对。’她飘到我面前摆出可爱的姿态看着我说。

看着她的脸和那双快要喷出火来般热情的眼睛,我的脸又开始发烫了,胸口的沉闷感也更强烈了,到底是什么东西在压着我?感觉真是不舒服。

‘丽丽,去看看我给你的东西吧。’容容指着她的书桌对我说。

书桌上房着一个本子,我走近看,是一个封面很华丽又很厚的日记本。

“这个吗?”我指着日记本问容容。

‘是的,这是我的日记本。’

“为什么给我?”

‘恩!我想让你多了解我一点。’

“就这样?”

‘就这样。’

“你直接说给我听不就好了吗?”

‘那个,有些东西你还是用看的好吧。’她微笑着说。

“现在看?”

‘现在看,来都来了,就当是多坐一下,多休息一下。’我看着她,她没有再出声。

挪出椅子做下,就在打开日记本的瞬间,镜头转到丽丽家,这个时候摆在丽丽家床头的四个十二生肖玻璃摆件,再一次从左到右依次爆碎了,玻璃碎片向四周飞射开去。那团逐渐变成人的形状白色影子转眼间变的清晰了,苍白的脸,白色的衬衣,还有那双充满血丝与怨恨的眼睛,是张强!!原来他的鬼魂一直给那十二个十二生肖玻璃摆件束缚着,不能显形更不能移动,现在束缚解除了他自由了。

只见他呼的一下浮到半空中,接着穿过门,穿过丽丽爸妈的身体径直向容容家的方向冲去。

这个时候的丽丽,在打开日记本时胸口再一次的感到突如其来的沉闷,昏倒在了地上,很快的进入梦境。这时飘在丽丽上方的容容已收住满面的微笑转为一脸阴沉把目光从地上的丽丽身上转移到房间的门上,等待着即将从门口冲进来的某人……

六、真相

就在陈容容把目光聚焦在门上的时候,杨丽丽已经进入了影片片段般的梦境里。

坐在书桌边的椅子上,桌子上摆着我的照片。突然间心脏开始猛烈的跳动,喉咙发痒,我赶忙用手悟住嘴,开始咳嗽。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呼呼呼~~咳!”

好难受,我生病了吗?打开抽屉拿出一面镜子,一照,镜子里面的人不是我,是一个面相很憔悴的可爱女孩,我用手摸着自己的脸,镜子的女孩也开始用手摸着脸。

这是怎么回事?啊!我想起来了,镜子里的人正是一直在我身体里的容容,那我现在的身体,是容容的?可能吗?我在容容身体里干什么?容容还活着?

接着我又把手伸进抽屉,从里面摸出一张小的有卡通图案的日历卡,一看日历卡是1974年的,卡上5月12日的位置用红色的圆珠笔圈了起来,为什么要圈起来?5月12日会是什么日子?

‘丽丽,不知道我向你表白你会是什么表情。嘻嘻,应该会吓一跳吧。’我看着桌上自己的照片说。

原来5月12日是容容要向我表白的时候…………

“喂,张强,张强!你知道吗?那个陈容容喜欢杨丽丽!”

“女生喜欢女生有什么大不了。”

“不是啦,你不知道,经过我的观察陈容容的表现不是一般的喜欢那么简单哦~~”

“不是一般那是什么?”

“你这人真笨,就是暗恋啊!女同志的那种哦。”

“少胡说了,你又没有证据。”

“谁说我没有,前几天我偷看过陈容容的书包,发现了一本相册,相册里面全是杨丽丽的照片,相册里面还夹着一封情书呢,情书封面上面写明了给杨丽丽收,怎么样?你要不要也看看?……”

“你告诉我这些干什么,知道又能怎么样。你不也喜欢杨丽丽吗?你不是还没有表白嘛?现在是时候了!要加油啊!”

“加个头,少讲屁话了,谁说我喜欢她了,你在说我对你不客气。”

“你害羞啊~要不要我帮你说啊?”这时张强对他眼前的这个自认是媒人的人开始施展以眼杀人神功,直到把对方瞪逃掉才收眼。

“陈容容……”他喃喃道。

他叫张强,是和陈容容一个班的学生,很一般的学生,不怎么起眼,也不能这么说,应该说是他性格太过孤僻,很少有人接近才对。

在这个时候他开始注意陈容容了。他不是为了杨丽丽,因为他根本就不认识什么杨丽丽,大家认为他和杨丽丽很般配才这样说的。一个是美少年一个是酷女孩,不般配吗?他本人对杨丽丽根本就一无所知,更谈不上什么喜欢了。

注意陈容容的一举一动,咋一看感觉她很可爱,看久了感觉她更加可爱,有时候笑、有时候哭、有时候害羞、有时候生气有时候……

不管什么时候都那么活泼可爱。让人有一种想一口吞进肚子的感觉。张强的视线一直落在陈容容身上,他开始对这个可爱的女孩感兴趣了,心里的欲望在萌发,也可以说他开始喜欢陈容容了。她真的喜欢女生吗?张强脑袋深处的问题开始困扰他。究竟是不是喜欢呢?真的向别人说的那样吗?不可能吧,要是可能怎么办?会吗?不会,一定不会,但是……。

怎么办好。要去直接问她吗?要不要去呢?她要是说是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

“老师!陈容容不舒服去医务室休息了。”

“知道了,同学们开始上课。”

“起立!老师好。”

“同学们好。坐下。”

陈容容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会不舒服?张强暗想。

下课了,张强走了出去,想到操场上去透透气,为了节省时间,他沿着教学楼旁边的巷子向楼后的操场走去,在快到的时候突然看到前面有一个人向他冲了过来,他被那个人撞了一个正着,那人低着头看不到脸,身材小小的,感觉很眼熟,就在怎么说什么的时候那人说了句对不起就跑走了。接着来到操场,操场上有一个班正在准备下课,那是杨丽丽所在的班。

一眼就看到杨丽丽,因为她穿着一套黑色的运动服,特别好区别。张强这个时候是靠他同学的描述猜的,他只知道杨丽丽是个长的很像男生的女生。张强看到的这个正好接近描述的范畴。

“杨丽丽?那刚才跑过去的人会不会是陈……”

“啊,不会的,不会的,容容怎么可能会这样,像个偷窥狂。”

“不可能是她,可是刚才看起来……”说着张强转身向刚才撞到他的人的方向看去,那个人正好也在回头看,那人看了没有几秒就迅速的转过头去,加快脚步跑走了。

这时张强看到的正是陈容容,他楞住了,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错觉,错觉,一定是错觉……张强心里不停的念叨着……

————————————————————————————

张强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左看看右瞄瞄,他只是出来透气的,上学的时候想休息,休息的时候又想干些什么,他在家里坐不住就出来走走。

当他来到一条小巷子前面的时候,忽然看到容容正拿着相机盯着什么东西,她无声无息的站在那里,神情异常专注。

她在看什么?就在容容拿起相机准备要拍的时候,张强一下子走到了她的面前,正要问问她到底在看什么的时候,张强眼睛的余光看到了对面不远处便利店门口的杨丽丽,就在他转过头去确认的时候,容容已经拿着相机跑走了。

张强转过头来的时候只看到容容远远的背影。

这又是错觉?亲眼见到了还会有假吗?不行!不行!我不相信,我下次一定要抓住她问个明白才可以……

————————————————————————————

今天杨丽丽那班有体育课,是时候了。

张强到操场上秘密的监视着,他在等待容容的出现。他站在墙角,用眼睛机警的扫视着整个操场。

看了半天也没看到容容。就在课上到一大半时间的时候,一个闪光刺到了他眼睛里,是相机反射的光线,他向闪光的方向看去,学校旁边树林背后似乎有人在那里。

他迅速跑向树林,向树后面摸了过去。真的有人,他看到一个穿裙子的女生正拿着相机背对着他,错不了,这个女生就是容容。

正当他准备站出去抓住容容问个究竟的时候,容容旁边跑来一个女生,害他没敢出来。这个时候他心里已经有数了,容容真的是喜欢杨丽丽的。

他在想下一步自己该怎么办,要不要把这个事情告诉杨丽丽叫她说说容容。还是找到容容家去好好的和容容谈谈。是要好好谈谈,就这样,去容容家……

————————————————————————————

“天,都是杨丽丽的照片,满房子都是,女生喜欢女生到这样的地步是不正常的,是病态!”张强站在容容房间叫道。

他是借帮忙送书为由到容容家的。

这个时候,容容正在家看着刚洗出来的杨丽丽的照片,被突然出现的张强吓了一跳。

“你是怎么到我家来的,出去!!”

“容容,你不能在这样了,我喜欢你,放弃那个女人吧,你们是不会有结果的,你不能在这样了,听我的好吗?”

“我的事情不用你来管,我喜欢是我的事,你管不着,我不喜欢你,请你马上离开这里。”

“容容,你现在很不正常你知道吗?”

“你才不正常呢!马上出去!滚!!”

张强现在的情绪异常激动,他没有说什么,一把抱住了容容,硬生生的将自己的唇贴在了容容的唇上。但马上就被容容推开了,容容开始哭了,一边哭一边用手使劲的擦着嘴。

“你就这么讨厌男人吗?”张强看着容容说。

“出去!你给我马上滚出去!!我不想在看到你!滚!!!”容容恼怒了,她拿起笔盒,书本向张强扔去。

张强被砸的连连后退,他没有预料到容容会这样,他退到了门口。

“不管怎么样我一定会改变你的,等着好了!”张强说完跑出了容容家。

这个时候的容容,瞪着一双愤怒的眼睛,眼泪从眼睛里不停的向外涌。

“咳咳咳!呼哧呼哧~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呼哧~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呼哧呼哧呼哧~咳咳咳咳咳咳……”容容开始不停的咳嗽,不停的咳着,直到呼吸困难昏倒才停止。

容容昏倒了,整个人蜷缩在地上开始痉挛,她浑身发颤,抖个不停。咚咚咚咚~有人听到声响跑进了容容的房间,是一个女人,是容容的妈妈,她将容容从地上抱到家里的医疗房间,翻了一些药出来,倒水让容容吃下去,可容容现在一点反应也没有了,呼吸变弱了很多,但抖动依然没有平息。

容容的妈妈看到容容这样,赶忙跑到楼下去打叫救护车,叫了车以后,就在跑上楼照顾女儿的时候。她因为脚下的拖鞋带子突然断掉从楼梯上摔了下去。从将近50米的楼梯上滚了下去,失去了知觉。过了几分钟,救护车到了,救护车来到容容家门口,喇叭声将躺在地上的容容妈妈唤醒,她爬到门口打开门,救护人员看到满身是血的她赶忙把她抬到担架上。

“我女儿在楼上,她现在的情况很危险,请快点!!!拜托啦!快点!”说完昏了过去,救护人员分成2组一组跑到楼上找容容,一组对容容妈妈急救,打氧气,吊针,查看伤口。

“女孩带下来了,还有气,快送去医院。”

“我女儿怎么样!!怎么样了!?”容容妈妈突然醒来拉着医生的手急切的问。

“放心她会没事的,请不要紧张。”

“哦~!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说着又再次闭上了眼睛,瞬息间心跳也停止了。

“队长!这为女士好像没有呼吸了。”

“另一个女孩怎么样了?!”

“很虚弱还在发抖,心跳非常不稳定…”

————————————————————————————

医院嘈杂的急救室。

“医生!这个女士已脑死!”

“女孩呢?”

“心跳停止了!”

“使用电极,快!”

“毫无反应!”

“再试一次!”

“毫无反应!”

“再一次!”

“毫无反应!”

……

“等一下通知她们家属。”医生将白布盖到母亲和女儿脸上,摇摇头说。

医生说着将两个卡片带到了面前的两具新鲜的尸体上。

卡片上写着【1974年5月12日抢救无效死亡】……

————————————————————————————

今天容容没有来上学。

“我当时太冲动了吗?”张强坐在课桌旁看着窗外喃喃的说。

“我要找个机会向她道歉才行。”

“同学们,告诉大家一个不幸的消息,陈容容同学昨天因旧病发作,永远离开了我们,在此,我们向她表示由衷的哀悼。”

“轰”的一声,张强的脑子像炸开了一般的剧痛。他冲出教室,跑向容容家。

“张强你去那里?喂!听到没有你给我站住!”

张强一路跑到了容容家,死命的敲容容家的门,边敲边哭喊着容容的名字……

————————————————————————————

【1974年6月12日】,学校组织活动到郊外游玩,这个时候张强的还在因为容容的事情处于恍惚状态。

在自由活动的时候,张强走到一坐小山丘旁的施工现场,那里正准备新建一种小型游乐场,挖土机,混凝土搅拌机,运土的拖拉机,吊车等重型机械在不停的运作着。

张强走上山丘上的小道,看着下面正在运作的机器……

他一动不动的站看着混凝土搅拌机里面的搅拌齿轮在不停的转动着。

“喂!那里的人~!不要站在那里,很危险~!请离开!”下面施工的人员对着张强叫着。

就在施工人员喊“离开”两个字的时候,张强的思绪一下到了容容家,他看到了容容用生气的面孔。

“容容是我不好,我对不起你,我不应该对你那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他自言自语道。

“喂!上面的,听到没有啊?!快离开!!”就在施工人员的叫喊声把张强拉倒现实的那一时间,只见张强一个纵身头向下跳进了混凝土搅拌机的搅拌齿轮里,顿时鲜血溅满整辆搅拌机…………

————————————————————————————

我睁开眼睛,微微抬头看,张强的鬼站在我面前,他面无表情看着前方一动不动。我看到他这样马上站起身,向其他地方看去,一下就看到容容鬼站在张强的对面,我正好站在他们中间。容容这个时候也是毫无表情的,我还是次见无表情的容容。看着他们两个这样对视,气氛显的异常凝重。

由我的梦来看,张强是自杀的,容容是病情发作死亡的,容容的妈妈是摔死的。

容容的妈妈在是因为容容死,张强在也是因为容容死,而容容在则是因为我。

就在我思考的时候,容容和张强一起转头望向我这边,吓我一跳,他们在看我。他们为什么要看着我?奇怪。

我呆看着他们,从他们看我的眼神里我终于了解到了什么。

我知道你们到底想干什么了,你们是想……

就在说话的时候,突然间察觉到带在脖子上的玻璃项链正渐渐的变小,变紧,紧紧的勒住自己的脖子,让人无法呼吸无法叫出声音。我伸手想去抓他们,每次都抓空,因为他们是鬼,鬼当然是抓不住的(汗)。片刻间眼前出现一片漆黑……

………

————————————————————————————

一个星期以后,某报纸的角落处出现一则寻人启事:

照片:(这里无法贴出来省略)

姓名:杨丽丽性别:女性

年龄:19岁身高:172CM

特征:短黑发,身穿白色连衣裙,带一条玻璃项链。

见到者请联系。重谢。

尾声

这里是容容的家。

‘丽丽你真的是好帅啊~爱死你了~过来亲一个。’

‘看你个傻样,真是的,就会疯,不会正经点啊。’

‘谁叫人家喜欢嘛~亲亲啦~~~。’

‘好了好了~亲就亲,怕你啊。来!’

‘恩。’

‘喂!你们两个当我透明的啊,没见我在这里吗?’

‘张强你还在啊,坏人家好事,还以为你投胎去了呢,哼!’容容撅着嘴说。

‘我不想去没有你的地方。’张强看着容容坚决的说。

‘都是鬼了在一起有什么好玩的,我又不喜欢你,你跟着我也没有什么意思,投胎去吧,走吧走吧。’

‘容容,算了~他对你痴心一片,这年头为情自杀的人不多,就叫他留下吧,反正你家这么大,多一个也没有什么大不了。’我劝道。

‘好吧,你都这么说了,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张强。’

‘哦!我在。’

‘你可以留下了,不过不准打搅我们,你从今天开始做我们的管家好了,负责打扫这里,还要好好服侍我妈妈。’

‘容容,你这丫头把你养这么大了一点都不孝顺人真是的。’容容妈妈拿着点心走进来说。

‘妈妈,不是这样的啦~我呀,我妈妈你啦~不要生气啊。’容容撒娇的说。

‘你个小淘气,你的是丽丽吧。’容容妈妈笑着说。

‘嘻嘻,还是妈妈了解我。’

‘你哦!’容容妈妈拿手指刮了刮容容鼻子说。

‘伯母,真是不好意思,麻烦您费心了,我会好好教育她的。’我笑着说。

‘哈哈,还是丽丽懂事,那我女儿就托付给你了,祝你们幸福。’

‘我,我也会让容容幸福的。’张强在一边脸红的说。

我、容容和容容的妈妈一看到他这样,先是一楞,接着就抱着肚子大笑起来。

‘怎么了,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怎么了啦说说啊,不要笑了……’

这里是容容的家,每到夜幕降临的时候就会听到从房子里传出女孩们的笑声,即可爱又可怕……

你听到了吗?

以上就是她爱她nbsp;她已死的所有内容了,还想看更多恐怖鬼故事,请订阅故事大全订阅号:gsjx365